当前位置:致命游戏>第三百五十三章 打击

第三百五十三章 打击

本书:致命游戏  |  字数:2264  |  更新时间:

我和曹及孀两个人来到了外面,在出去的时候,我们两个人真的是特别的小心,就跟做特务一样,然后我们也没有坐车什么的,就这么走着,辗转反侧的朝着薛萌的家出发而去。

我走着走着,忽然就发现身边没人了,我都傻眼了,心说这个曹及孀去哪里了。结果她一会儿忽然就现身了,并且手上拿着一个钱包,另外一只手上面还拿着一瓶饮料。

我白了她一眼:“你干什么去了啊,怎么还偷偷摸摸的。”

“呵呵,习惯了。”曹及孀把钱包里面的钱给拿了出来,然后就把钱包丢在了一边,说道:“如果抛开这么多危险来说的话,其实作为一个使徒还是挺好玩的事情,是不是?”

“可能是吧,不过这是对于你来说,我的这个能力现在还能干什么,难道是可以去献血吗?还是去卖肾?”

曹及孀白了我一眼:“你真是一个没意思的人,那个薛萌的家就在这里吗?”

“是的,你以前和她合作过的人啊,怎么好像很少听你提这个名字。”

“呵呵,我不喜欢那个女人,读心术,这可是一个很让人讨厌的能力,对不对?”曹及孀说着说着又陷入到了隐身的状态之中,不过她的声音还是传了出来:“好了,小哥哥,让我自己进去看看吧,你在这里等着我。”

我哦了一声,就站在这里等着她,结果忽然发现自己的裆部被袭击了一下,我直接捂着裆就蹲下了:“我靠!你干什么啊?”

“哈哈哈,跟你开个玩笑嘛,不知道你这个东西能不能无限愈合啊。”

“去去去!都什么时候了还能闹腾的出来!”

zeQ~Y

薛萌的房子还是那个二层的小楼,我们上一次就来这里找,但是却什么都没找到,我在外面百无聊赖的等着曹及孀,结果回头一看,猛然就发现在我的身后,竟然是站着薛萌!

我靠!距离上一次见到薛萌,这可真的是很长很长时间我都没有找到过这个女人了,她看着我,我看着她,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反而是薛萌先开口说话了:“你的隐身,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意义,你应该知道吧。”

“呵呵,真没劲啊。”曹及孀从我身边献身了出来。

“好久不见了,侯山。”

我当然知道,这一次找薛萌,我主要还是要因为之前的事情才对,但是我在一见到薛萌的一瞬间,立刻想到的竟然是林可欣的事情,我立刻就对薛萌说道:“你这个骗子,你上一次说保护林可欣,你没有做到,你又说帮我复活林可欣,你还是没有做到!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没有骗你,只是有些事情做起来很困难,我也需要一些时间。”薛萌淡淡的朝我点了点头:“你现在的心里已经开始恨我了吗?”

“你没说错!”我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恨意。

“不过我还是能让你的恨意消除的。”薛萌的语气非常的成熟,完全不和她的长相符合,她说道:“林可欣的事情我没有骗你,她现在已经被那个人复活起来了,但是她现在是被控制起来的,只有一种办法能让她解脱这种控制,重新恢复自由。”

薛萌说着从手里面丢过来了一个瓶子,我急忙给接住了,她淡淡的对我说道:“这个东西,是从第一代使徒那里就研制出来的药剂,名为死者苏生,本来的用途的是让使徒变成普通人的,但是经过了一些改动,你现在把这个东西给林可欣喝下去,她就可以脱离控制,恢复自由了。”

我看着手里面的药水,忽然觉得一切都有了希望。

不过我又想起来了什么:“复活起来的林可欣,是死人,还是活人?”

“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你,可能是介于两者之间吧。”薛萌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除此之外,你要找其他的第一代使徒吧。”

我心说和这个薛萌说话其实还是挺轻松的,因为你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的交流,你不管说什么她都能明白,我点了点头,不过薛萌却说道:“我可以这样告诉你,已经没有第一代使徒可以帮你了,你想的太美好了。”

“第一代使徒……都去什么地方了?”

“所有的第一代使徒,除了我和那个人,都已经死了。”

“什么?都已经死了?”我吃惊的不行:“这是怎么回事?”

“呵呵呵,你现在觉得,你的敌人就是另外一个学校的对手,对么?但是如果我是你们的话,就会立刻停止战斗,因为现在所有人都面对着一个更大的问题,就是那个人。”

“那个人……到底是谁?”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因为我见到过的一切,都只是死人而已,我没有办法读取死人的心里,而那个人也始终和我保持着距离,所以说来也很惭愧,我一直到现在都不知道那个人到底是谁……他是第一代使徒,他的能力是操控已经死去的使徒,这个能力刚开始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强悍的,我甚至是都不知道他能生存下来,但是现在已经证明了一切,随着死去的使徒越来越多,他的能力越也越来越强大,所有的第一代使徒几乎都已经被他给杀掉了,而他现在的力量,已经准备开始向更大的地方进军了。”

“你是什么意思?”

“所有死去的使徒,都变成了他的武器,他马上要开始向全世界的人类发起进攻了,而我……我这些天一直是在阻止他,所以我才没有和你见面。”

“你在阻止他?”

“对……但是我失败了。”薛萌的语气还是没有任何变化。

“我不明白。”我纳闷的说道。

“他打败了我,所以侯山,我不能帮你什么了,我马上就要死了,在上一次的行动中,我中了一个死去的使徒的毒液,现在我的心脏已经全面的被感染了,我没有办法活下去了。”

我这个时候才注意到,现在的薛萌的状态真的是特别的差,嘴唇一点颜色都没有。

我一下子着急了起来:“不对不对!肯定还有什么办法的!我带你去医院,不就是毒素嘛……”

“呵呵,侯山,不是每个人都是你,第一个被研制出来的使徒,能够承受任何打击,我之前骗了你,你也已经知道了,你有两个使徒的能力,而你第一个使徒的能力,并不是自愈。”

“不是自愈?”

“是啊,自愈是有极限的,比如说你瞬间死亡,就没有办法复生,但是你的能力不光是如此,你的能力准确的来说,是承受一切外部打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