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致命游戏>第二百八十七章 夜视

第二百八十七章 夜视

本书:致命游戏  |  字数:2256  |  更新时间:

我还挺好奇的,就问道:“那这些靶子,你们要放在哪里啊?操场这么大呢,你们晚上看不清楚怎么办?”

虞姬淡淡的笑了笑,说道:“这个靶子不是放在地上的,这不是有一个环嘛?是可以固定的,我们要把这个东西戴在这里。”

然后虞姬的动作把我给吓了一大跳,因为她下一秒钟,竟然是把那个靶子给戴在了自己的头上!

那个靶子一看就是特殊设计过的,一下子就被轻松的给戴在头上了,不过这可不是一个帽子之类的东西啊,这东西戴在头上是什么意思?

刘文文也是立刻就问道:“不是,我说,姐姐,这是什么意思啊?你们不是要把这个东西给戴在头上吧,这不是开玩笑吗?脑袋不要了啊!你们放在地上射不是一样的吗?”

虞姬摇了摇头,认真的说道:“当然不一样了,放在地上的靶子是不动的靶子,体现不出技术来,必须要移动起来才可以,我先给你说一下规则吧,规则很简单,我们把这个东西给戴在自己的脑袋上面,互相去射击对方头上的靶子,我们分成三个回合,每个回合可以射击二十次,命中靶子,得一分,如果是命中了靶心,就可以得到三分,最后谁的分最多,谁就赢了,怎么样?”

我和刘文文都是没听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许辰依旧是游离战场,根本就不懂发生了什么事情,满脑子都是各种各样的疑问,左看一眼右看一眼。

我立刻就说道:“这样绝对不行,因为你们互相是敌人啊,如果把靶子放在彼此的头上,那在比赛的时候,直接一箭把对手给射死不就行了?根本就不需要打靶子啊。”

虞姬笑了笑,淡淡的说道:“如果这样的话,那不就等于这个人输了吗?”

“输了……”我满脑子都是奇怪的想法:“人都死了,输赢还有什么重要的,而且就算不是故意的,不小心把对面给射死了,或者射伤了,这怎么办啊?”

6%

我感觉这个规则真的是太奇怪了,就不能老老实实的射个箭吗?还非得搞这么一出幺蛾子,不过我一看零的表情,就知道这件事情绝对差不多了,因为现在的零的脸上已经是那种很兴奋的表情了,虞姬也把目光看向了零,零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走到了虞姬的身边,说道:“这个东西怎么戴?”

我和刘文文两个都已经崩溃了,只有许辰是最淡定的,已经走到了操场的旁边,找了一个休息区坐了下来,都做好看戏的准备了。

我这个时候也是知道阻止不了他们了,于是就对零说道:“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零淡淡的点了点头,就说道:“我很久都没有这么兴奋了,这个时候如果有酒的话就更好了。”

我苦笑了一下:“是啊,如果有酒的话,你一弓箭出去把对面给射死就行了。”

零转过头去看了看对面的虞姬,然后就说道:“不过在比赛开始之前,我想知道,如果我赢了的话,你要怎么样,如果我输了的话,我会怎么样。”

虞姬微微一笑,已经把一个靶子戴在了自己的头上,我这个时候就注意到其实这个虞姬的长相也是比较不错的,不过好像以前在学校里面没有听说过还有这么一个大美女啊,虞姬微笑着说道:“既然是比赛嘛,拼上生死好像不太好,这样吧,我们就选一个比较折中的办法,好不好?如果我输了的话,我就任凭你发落,不反抗,如果你输了的话,你也是这样,任凭我发落。”

我一听到这里,眼睛都亮了一下,说道:“你们这个条件听起来不错啊,不过那位美女,这样听起来你吃亏多了,因为你是一个女的,他是男的,你们两个互相听凭对方发落,下场肯定是不一样的。”

虞姬哦了一声,道:“哦?是嘛,不都是死么?”

我不再说话了,尴尬的看了看他们,就说道:“好吧好吧,你们爱怎么怎么,开始吧。”

零问道:“多远距离?”

虞姬指了指草丛的那边,又指了指草丛的另外一边,说道:“一人一头,两边都有几个树作为掩体,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比较公平。”

刘文文一看这个距离,直接就傻眼了:“不是,二位,我没听错吧,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一人一边吗?这个操场多大啊,怎么着也得有个两百米以上吧,这么长的范围,你们怎么射箭啊?而且还是大晚上的,操场上面就这一个灯,什么都看不清楚啊。”

虞姬纠正了一下刘文文的说法:“准确来说是三百二十米的长度,灯光虽然是比较暗,但是也足够看清楚彼此了,如果连这点水平都没有的话,我们也没有比较下去的意义了。”

我无奈的点了点头,就说道:我……好吧,我不管了,你们看着来吧。”

一边说着话,零一边就拿起来了一兜靶子,开始往操场的另外一边走了,同时这个时候虞姬又补充了一下规则,就说道:“三个回合,每个回合二十次弓箭,第一回合,开始吧,你先来还是我先来?”

零已经走了一段距离了,老远的就回头喊道:“女士优先。”

然后我们就看到这两个人一人走到了操场的一边,我们学校的这个操场的确是挺大的,三百多米都有富裕,操场上面只有两个足球门算是一个掩体,除此之外就是一望无际,没有任何的东西了,而在操场的两边各自有几个树,不过这个树都是比较细的那种,不足以用来当做什么掩体。

零和虞姬两个人很快的就走到了各自的位置上,这个位置真的是挺远的,因为我们三个人即使是在场地的中间往两边看,都是看到这两个人都已经成了一个小黑点,并且因为天色太黑了,这就导致于我们如果一个不注意,很有可能就会把这两个人给跟丢了,找都不太好找,我根本就无法想象,在这样的距离上面,一个人的头上只有一个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靶子,这能看清楚吗?

就算是看清楚,靶子在不动的情况下会有人射中吗?更何况现在靶子还是在彼此的头上,是会活动的人的头上。

我真的特别担心这两个人会不会射中靶子,我更担心的是这两个人会直接就把对方给射死,这个时候刘文文从背包里面掏出来了一个望眼镜,说道:“这个是林莫珂老师买的,夜视的,用这个看看吧,不然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情。”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