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致命游戏>第二百八十四章零

第二百八十四章零

本书:致命游戏  |  字数:2226  |  更新时间:

刘文文这才刚刚说完那一句话,他整个人就已经冲到了门口,并且毫不犹豫的一脚就踹了过去。

我知道为什么刘文文的反应会这么大,就是因为这个叫做零的家是一个一层的房子,隔着窗户,我们已经能看到房间里面非常的混乱,所有的东西都被扔在了地上,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才会这样。

我一下子也有点着急,就开始担心,这会不会是因为我们今天来找零了,所以零提前已经遇害了?不过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个猎杀小队也有点太强悍了吧,他们难道是可以洞悉我们所有的意图吗?

最.o新章!节5☆上D

想到这里我也是有点着急,赶快跟着刘文文往那个人的家里面跑,刘文文一进去那个人的家里面,整个人就愣住了。

我看他停下来了,于是也跟着停下来了,就往里面看,结果这么一看就发现,这个乱七八糟的家里面的地上躺着一个人,我心说果然还是晚了一步,不过往里面一看我才发现,这个人好像身上并没有什么外伤,并且身上还散发着一股的酒的味道。

我仔细看了那个人一眼,就发现这个人的确是还有呼吸的,甚至是都开始跟着打起了呼噜,我愣了愣,就问道:“刘文文,是这个人吗?你这是找了一个酒鬼吗?”

刘文文擦了擦汗,说道:“呃,他是喜欢喝点酒。”

我想了一下,说道:“这么说起来的话,以前就听说学校里面有一个嗜酒如命的学生,甚至是上课都是喝的醉醺醺的就去了,原来是他啊。”

刘文文点了点头,对着身后的许辰还有林莫珂老师说道:“没事了,他就是喝多了,我叫一叫他。”

我和刘文文两个人合力,把这个人给抬到了床上,他的家真的是太乱了,就导致好像除了这一张床,我实在是找不到什么地方能让他躺下了。

零也醒了过来,他的神志看起来还算是清醒,只是眼睛里面的红血丝很多,这个人看起来完全就是一个喝多了的那种醉汉的样子,不过他一张口的声音还是挺让我吃惊的,因为他的语气还是保持了清醒。

他说道:“你们来了……你们队伍的人都在这里?”

刘文文看了我一眼,然后就对他说道:“还有一个人被猎杀小队给抓走了。”

“哦,还不错,行了,我以后就是你们的人了。”他淡淡的一笑。

我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有想到这个队友竟然这么痛快的就加入到了我们的阵营之中,我愣了愣,就说道:“你……你要不然再考虑考虑?”

林莫珂老师白了我一眼,说道:“哪有你这样的,你还劝别人考虑什么,不过我也挺好奇的,你为什么要加入到我们的队伍里面来?我的意思是,其实我们几个人还不是特别了解,你之前可能见过刘文文,或者是见过我,但是也仅仅是见过而已啊。”

我点了点头,其实我想问的也是这个,我们这才刚刚见一面就成朋友了,这速度的确是有点太快了吧。

零看了我们一眼,然后醉醺醺的说道:“我……我之所以跟你们一起,不是因为跟你们看对眼了,我们是朋友也好,不是朋友也好,这对于我们的合作不会有什么影响,我们只要是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就行了。”

“共同的目标,是什么?”我问道。

刘文文显然已经知道这个目标是什么了,努了努嘴,没有说什么,这个时候零就说道:“杀了我哥哥,卢小宝,这就行了。”

我愣了一下,其实我之前也想过这个问题,那就是这两个人一个是哥哥,一个是弟弟,按道理来说弟弟肯定是要加入哥哥的阵营才对啊,为什么弟弟会要加入我们要去对付哥哥呢?我纳闷的问道:“你是什么意思?”

零纳闷的看了我一眼,就说道:“怎么了?这个话很难听懂么?我之所以加入你们,是因为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杀了我的哥哥,卢小宝,为了这个,我什么都能同意你们。”

我在这个时候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因为我在这一瞬间是感觉到了零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杀气,我能看的出来他绝对不是在开玩笑,并且实际上我也猜测到了,因为零按道理来说肯定是姓卢才对,但是他却让别人叫他零,这是不是就因为他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姓卢呢?难道这里两个人有什么深仇大恨吗?

我看了看零,心里面挺好奇的,就说道:“你能不能说一说,你到底是为什么要杀了你哥哥?你这么恨他吗?”

零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这个时候他随手就把桌子上的一瓶喝剩下的酒拿起来喝了一口,说道:“我恨他,对,你说的没错,我特别特别恨他,不过我并不是心里面有什么扭曲,或者是什么问题,如果你经历了我经历过的事情,你会和我有一样的想法的。”

我看着零的表情,心里面也在猜测,他到底和卢小宝经历过了什么,我之前倒是也的确见过卢小宝一面,心里面的印象就是,那个卢小宝完全就是一个疯子,并且是一个掌握了特别强大武器的疯子,其实他们在某种程度上面,和那个兰陵王也是挺像的,那就是他们什么都不在乎,只想着如何去杀人,这些人似乎就是一帮拥有了特别强大武器的危险分子一样。

我看了看零,说道:“方便说么?如果不想说的话那就算了。”

零摇了摇头,对我们说道:“如果我们是朋友的话,我就会告诉你们,但是我们现在只是合作的关系。”

这一句话真的是有点怼的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合着忙活了这么半天,我们竟然连朋友的关系都不是。

刘文文也皱着眉头说道:“兄弟,你这么说有点不好听啊,我们只要是一个队伍了,那就自然是朋友了,对不对?”

零又喝了一口酒,说道:“不对。”

刘文文张了张嘴,有一种哑口无言的感觉,我则是没有忍住,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我笑着说道:“好,不错,总比一些表面兄弟来的强,既然我们都有一个目标,那我们就为了同一个目标努力吧,不过想杀了你哥哥这事不简单,我们必须要好好琢磨琢磨。”

“嗯,我知道这一点。”

“话说回来……零,你是什么英雄的使徒?”

零看了看我们,把眼前的酒直接一口全都干了,冷笑着说:“后裔。”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