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致命游戏>第二百一十九章 薛萌的家

第二百一十九章 薛萌的家

本书:致命游戏  |  字数:2339  |  更新时间:

我发现相框上面的人有一点眼熟,仔细靠过去看了看,愣了一下,相框上面的人,竟然是薛萌?

我第一反应就是这应该是年轻时候的薛萌,但是仔细一琢磨发现这个说法其实是不对的,因为薛萌本身就挺小的,应该用小时候的薛萌来形容她才对,相框上的薛萌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在这一瞬间我还觉得看的有点恍惚,有一种很陌生的感觉,仔细一想才发现,原来是因为我见过的薛萌都是一脸严肃,虽然不是说完全的面无表情,但是至少我是从来没见过薛萌有笑过的。

这是不是就说明了,这个人在成为使徒之后已经基本上丧失了笑的能力了?

这样想想倒也是能说的过去,毕竟这件事情是这样的,当你能读懂每个人的内心的时候,其实就等于你丧失了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乐趣,因为你将没有办法看见纯真,而只能看到无比的邪恶和黑暗。

每个人的内心都是黑暗的,我自己也是这样。

不过这一张照片倒是说明了,这里的确就是薛萌的家了,我自己的去往前找了找,想看看还会不会有其他的发现,结果发现除了这一张照片之外,薛萌的家里面已经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了,甚至是连有人生活过的痕迹都挺小的。

我继续搜索,从二楼找到了三楼,发现三楼比二楼还要更差劲,基本上什么东西都没有,而且看起来更古老,我又从三楼找到了一楼,终于是在一楼的时候有了一些新的发现。

一楼有一张报纸,这引起了我的注意力,因为在通讯技术如此发达的今天,报纸这种东西已经是相当相当的少见了,基本上都是看手机了,所以这一张报纸不光是从什么角度来说,都应该至少是好几年前的了。

我看了一下其中的内容,基本上都是那个年代不太重要的一些新闻而已,而其中的一张比较吸引我的新闻内容是和我们这个城市有关系的,上面的内容简单一点来说就是,一个神童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内,就考到了整个小学的第一名,并且开始准备越级去升学初中的考试了。

我看着这一条新闻,觉得心里面有点奇怪,于是我继续翻,发现这个抽屉里面竟然有很多很多的那种奖状和证书,基本上都是一个学霸才能得到的那些东西,这些东西一看就是永远都和我无缘的,有各种数学大赛的第一名,英语口语的奖杯等等。

所有的证书上面只有一个名字,那就是。

薛萌。

看来这个薛萌当时还是一个学霸吗?

我继续搜索,又发现了一张很关键的报纸,仔细一看才发现,这回是一个初中升高中的越级考试,报纸上面还写了,其实有很多人都不同意,毕竟一个刚刚上初一的初中生直接就上高中了,这等于是对于其他孩子不公平。

但是又有很多人同意这件事情,毕竟这个孩子的脑力远远的已经打到了升高中的水平,如果还继续让他留在初中的话,这实际上又是对这个孩子的不公平。

不过不管别人的看法是什么,报纸上面最后说,这个孩子还是越级升上了高中,这一张报纸里面也是有人命的,我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参加越级考试的这个人就是薛萌!

我这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为什么薛萌看起来这么小,但是却是一个使徒,原来她果然是我们学校的学生。

这是不是也就说明了,不管是第一代的使徒,还是第二代的使徒,都是只诞生在我们学校呢?

如果是之前的话,实际上我只会觉得这是一个巧合,或者说因为我们是城市里面比较大的重点高中而已,但是现在的话,越是看到这种东西,我就越会觉得不安,就因为这说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们的学校的确是存在一些问题的。

看来的确是因为存在了那个地下室,才会出现那些使徒的?

我继续搜索了一圈,希望能够继续在薛萌的家里面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但是我最后却什么也没有发现,于是就这样,我又回到了二楼,并且把窗户关上,跳了下去。

我虽然是尽可能的把所有碰过的东西都物归原处了,不过二楼窗户上面那个坏掉的开关我是没有办法修复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如果薛萌回到了家中之后,她是一个很细心的人,其实她还是会发现二楼的异样的。

胖胖和刘文文两个人已经在下面着急的等我了,我刚刚落地,胖胖就冲了上来问道:“怎么样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发现啊?”

我摇了摇头,说道:“除了稍微弄清楚一点薛萌的身份之外,什么都没有,我感觉这个地方是有人生活过的,但是又不太像,不知道到底有没有住,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胖胖又问道:“那我们用不用在这附近埋伏一下?蹲个点什么的?”

我说道:“这个倒是不用,因为我们埋伏的人是一个具有读心术的人,倘若她的读心术是一个靠范围来实现的,那我们可就成傻子了,估计我们几个人被她给玩死,都不会被发现。”

“奶奶的,你说的也有道理,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撤退吧。”

于是我们几个人又骑上了自行车,离开了薛萌的家。

然而我们不知道,就在我们走之后,一个人影就站在我刚才翻进去的那个窗户边上,正蹲在地上捣鼓着什么东西。

虽然是大白天,但是这个画面的确还是有点瘆人的,仔细一看,这个人竟然是薛萌,薛萌正在修理刚才被我给弄坏的窗户开关。

薛萌心里面其实是有点不乐意的,因为她不喜欢别人碰她家里面的东西,如果刚才不是没想到怎么面对我们,她一定会跳出来修理我们一顿的。

而在刚才的那个过程里面,其实薛萌也没有说藏在什么机关暗室里面,而就是一直身处于这个别墅,只是我不会发现她,因为薛萌是一个读心术者,她能够判断出来搜索这个房子的人,下一步会往什么地方看,下一步会往什么地方走,所以薛萌只需要去避开这个地方,即使是两个人身处同一室,她也能做到不被别人发现,这就是薛萌的可怕之处。

薛萌修好了开关之后,又把家里面的地板稍微的擦了擦,并且把刚才的那几张报纸给放在了原处,薛萌其实不希望有人知道她当时越级考试的这些事情,毕竟这都是过去多少年的往事了。

最1、新$Y章`◇节P上H

但是她实在是舍不得去丢掉这些东西,薛萌的父母都已经去了南方的城市,一般只有过年过节的才回来一次,而拥有了读心术的薛萌,在某种程度上面是不希望看见自己的父母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