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致命游戏>第一百八十六章 什么都不知道

第一百八十六章 什么都不知道

本书:致命游戏  |  字数:2279  |  更新时间:

卢小宝直奔着张含的方向就跳了起来,一瞬间两次位移直接就冲了过去,卢小宝使劲朝着张含一剑劈了过去,我看的心里面着急万分,但是也帮不上忙,甚至是连一句语言的提醒我都做不到。

不过好在这一剑张含终于是有了准备,张含抬手使劲挥舞了一下自己手里面的长枪,这简直就是力量和速度的对决一样,卢小宝的剑和张含的长枪撞到了一起,结果卢小宝整个人直接就朝着后面飞了出去。

_4最6(新mh章B节C上Np

那个扁鹊在一旁不慌不忙的笑了笑,说道:“可以的,你们两个人看起来根本就不是一个吨位上的,你还敢这么玩。”

卢小宝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半天才爬了起来,冷笑着说道:“不是,我只是想做一个小实验,看看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够资格当我用点真功夫,现在实验的结果已经出来了,你通过考验了,哈哈哈。”

张含一咬牙,骂道:“我去你个大爷的!通过你妈的什么考验了?”

“当然是通过了,可以让我用出全力的考验了啊,哈哈,这件事情说起来还是挺过瘾的,我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用过一次大招了,你可别让我失望啊。”

卢小宝说着,挥舞了一下手里面的长剑,那模样看起来十分的可怕,而张含也是冷笑了一声,道;“你敢这么说,我可以告诉你,我也是很久都没有遇见能让我放大招的人了,我的大招蓄力好了释放出去,我能把这一栋楼的天台都给炸平。”

“哦?是真的得吗?那就太过瘾了,呵呵呵!来吧来吧。”卢小宝说着挥舞了一下手里面的剑,对张含说道:“在刚才的战斗中,你的身上已经被我标记了,准备好迎接最可怕的大招吧!”

张含也是挥舞了一下手里面的兵器,然后就开始蓄力,这个时候我也能感觉出来,张含绝对是没有吹牛的,因为随着他的蓄力,我就感觉到整个大楼仿佛都在震动着,就好像是要被张含给弄塌了一样,张含也是一把撕掉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浑身那精壮的肌肉。

我在一旁看着,也是很着急最后的胜负如何,两个人突然同时出手,张含一轮手里面的兵器,那气势看起来,仿佛是要把整个大楼都给一枪劈成两半一样,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却突然停止了手里面的动作。

卢小宝冷笑了一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来到了张含的身边,对着张含说道:“不好意思,你这一招虽然挺强的,但是速度太慢了,我已经等不及要杀你了。”

卢小宝猛地一抬手,就看到他的剑好像瞬间进入到了光速的状态中一样,一眨眼的功夫,就好像无数剑出去了一样,那种剑雨一样的画面持续了两三秒钟,我甚至是根本就无法看出来卢小宝的剑在这一瞬间打出去了多少下,总之张含整个人已经停下不动了,而再下一秒钟,我看到了一个十分恐怖的画面!

就看到张含的整个人的身上仿佛出现了无数无数条伤口一样,无数的鲜血从他的身体里开始冒了出来,然后就看到张含的身体开始分裂,无数的肉块从张含的身体上开始掉下来,张含就像是散架了一样,伴随着无数的鲜血,整个人全都撒在了地上。

我在那机器里面还是看到了这个画面,心里面顿时就有一种想呕吐出来的的感觉,这个画面太血腥残忍了,因为卢小宝的剑太快了,所以过了好几秒种,张含的身体才开始掉落下来。

“呵呵呵,真是他妈的过瘾啊。”卢小宝收起了手里的剑。

“吓死我了,我以为你要让刚才那个人放出大招来呢,项羽的大招可是很恐怖的,估计真的能把我们的这个天台给炸平。”在一旁的扁鹊松了一口气。

“我倒是很想让他放出来,不过他的速度太慢了。”卢小宝转过身走到了我的面前,说道:“哈哈哈,你最后的一线希望也没有了,看来装置已经满了,液体已经开始变成气体涌出了。”

我艰难的看了前面一眼,就发现那个装置里的所有液体果然是都满了,现在已经开始了被蒸发出来,从这个装置里面,无数的雾气就喷涌了出去……

我已经彻彻底底的陷入到了完全的绝望之中,不可能会有人救我,也不可能会有人帮我,一切都结束了,一切的一切都结束了,我们输了……

忽然我就听到空气之中传来了一声音爆一样的声音,紧接着就感觉到了这个装置传来了一阵的震动,我急忙转过头去看上面,果然就看到在我后方似乎有什么东西打破了这个装置,给装置上面开了一个窟窿。

我的身体稍微恢复了一点点的自由,我没有犹豫,不敢浪费这个机会,直接就一抬手把两只手上的连接器都给甩了下来,然后又把腿上的东西给拔了下来!

我在做这一切的速度都是很快很快的,因为那边的卢小宝和扁鹊都已经发现了我的动作,他们两个人都是喊了一声:“怎么回事!”

然后就朝着我冲了过来,不过为时已晚,等他们冲过来的时候,我已经从装置里面跑了出来。

落地之后,我深呼吸了一口气,紧接着我就看到那些被烧焦的皮肤都在开始愈合,才两三秒钟的时间,我就又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之中。

不过在这个时候,我却感觉到了我的身体好像有什么不同,和之前相比较起来,有什么不同……

不同在什么地方呢?

我在这个时候其实脑海里面想的全都是胖胖对我说过的话,人是会进化的,所以自愈在某种程度上也会意味着,我在每一次濒死之后,再自愈起来都会比之前要变得更强大,我之前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因为我没有办法实验,而现在的我似乎终于得到了验证。

我在那个机器里,每秒钟都在濒死,每秒钟都必须要拼命的自愈,而我在这种的痛苦里面,坚持了不知道多久的时间,或许是一个小时,或许是更长的时间,而我在这个过程里,已经数不清楚,我到底是死了一百次还是一千次,还是一万次了……

我转过头从高楼上看着下面熙熙攘攘的人群,学生们根本就不知道上面发生了什么,还在开开心心的庆祝自己的节日,而现在校庆也是进入到了尾声的阶段,学校的老师们开始在讲台上开始讲话,然后就要进入舞会了。

他们还真是幸福,什么都不用考虑……

卢小宝笑着对我说道:“哥们儿,你运气不错啊,还没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