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致命游戏>第一百二十七章 月光

第一百二十七章 月光

本书:致命游戏  |  字数:2271  |  更新时间:

胖胖没过多久就传来了一阵一阵的呼噜声,我躺在下铺也不敢随随便便就这么睡着了,毕竟我现在特别特别担心晚上会出什么危险或者意外,毕竟我们可是处于一个这么危险的任务里面呢,于是我就想给他们两个人守夜,让他们两个人睡就算了。

于是我就这么睁着眼睛一直看着周围,然而周围除了一片漆黑之外,基本上什么东西都没有,窗户外面也就只有零零星星的月光,我就这样看了半天,最后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就这么睡着了。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因为住宿舍的同学们要起来去跑操,所以把我们给吵醒了。

k6看;c正^g版章节上:*

因为昨天晚上发生了那样的对话,所以今天起来的时候我看到林可欣,还觉得很不好意思,不过仔细一看才发现,林可欣根本就没有醒过来,她就这么躺在我的身边,还是在沉沉的睡着。

我心说林可欣这个人还真的是挺喜欢睡觉的,这个时候我忍不住去摸了一下林可欣的小脸蛋,也是觉得她实在是太可爱了,结果我这么一摸突然把自己给吓了一跳!

林可欣的脸竟然是冰凉的!

我一下子就着急了,因为只有死人是凉的!难道是昨天晚上林可欣死了吗?我急忙伸手去摸林可欣额头和脖子,结果发现还是冰凉无比!刚才的那种感觉并不是错觉!

但是我这么仔细一摸才发现,除了身体凉了一点之外,林可欣现在还是有呼吸的,而且呼吸很平稳,不像是有什么事情的样子,而我这么一摸林可欣,林可欣也是终于被吵醒了,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对我说道:“你起的这么早啊?”

我满脑子还是刚才的事情,对林可欣紧张的说道:“可欣,你先别动,我摸摸你的头。”

林可欣也不知道我要干什么,于是就乖乖的低下了头,并且问道:“怎么了呀?我的头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我轻轻的伸手摸了一下林可欣的头,我本来以为还会摸到刚才那种冰冷的感觉,但是这么仔细一摸我才发现,在林可欣的身上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奇怪的冰冷,她完全就是正常的体温。

所以说到底,刚才那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我摸错了吗?可是这大白天的,我不可能连续两次都摸错温度了吧?但是如果说我没摸错的话,那林可欣这是怎么回事?刚才的那种冰冷,并不是人们睡着了之后的那种挺冷的感觉,而完全就像是摸到了一块冰块一样,所以我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我还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呢,因为一般人如果是这个温度的话,肯定早就死了才对,但是林可欣看起来完全就像是没事的样子,所以我严重怀疑,这应该和林可欣的使徒身份是有联系的才对,只是我也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胖胖也已经起床了,伸了伸懒腰,然后下床让我看了一眼他额头上的红点,果然红点还是在的,这个时候我们也没有事情可以做,只能和平常一样要去吃早点,然后就去上课了。

往外面走的时候,林可欣倒是不好意思了起来,扭扭捏捏的说这里是男生宿舍,她如果被人看见是很不好的,我和胖胖听到这里都觉得无法形容自己吃惊的心情了,女人真的是太奇怪了吧,林可欣明明是昨天自己走进来的啊,那个时候还是一个晚上,林可欣都没有觉得有什么,怎么现在成了白天,林可欣反而觉得有尴尬的地方呢?这都是什么逻辑思维啊?

最后没有办法,只能是我和胖胖往外面先出去,然后看看走廊里面没人,再让林可欣跟着跑了出来。

出来之后林可欣可能也惦记着昨天晚上的事情,好几次想跟我说话,但是都没好意思开口,正好在吃早点的时候,胖胖一个人去买豆浆去了,我就对林可欣说道:“可欣,我昨天晚上说的话,全都是算数的……你放心吧。”

“我……”林可欣和昨天晚上一比也是害羞了很多,可能是收敛了起来。

我也是特别认真的对林可欣说道:“可欣,我们现在什么都不要去多想,我们现在要想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怎么才这样的黑暗法则争斗之中存活下去,我们必须要活下去,活到最后,我们就有资格去想这些事情了。”

“活下去?”林可欣问道。

我点了点头,说道:“说实话,如果没有这个黑暗法则,我会觉得生命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我也没有家人,我也没有那么多朋友,而且我也和你不认识,所以你说我的人生有什么意思?那不就是每一天都在做一样的事情,一天一天的就这么过去嘛?但是现在不同了,我有了你,我有了活下去的动力,但是……很讽刺吧?我现在又不一定能活下去了。”

我的这些话不光是给line开心说的,其实也是给我自己说的,的确是这个样子,好不容易觉得生活有意思了,我又每天都有死掉的危险。

林可欣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其实不光是你,我也会有这种想法的……可能每个人都是这样吧,所以说到底,我们到底是要去憎恨黑暗法则,还是要去感谢他呢?”

我摇了摇头表示我也说不清楚,这个时候胖胖已经端着豆浆回来了,并且对我说道:“食堂有个戴帽子的男的,比较可疑。”

我点了点头,顺着胖胖觉得可疑的地方观察了过去,果然是看到了一个带着帽子的男的。

今天我和胖胖也是带着帽子的,我想了一下,就说道:“一共五个人,已经死掉一个了,再除去你,除去许皇妃的话,还剩下两个人,一个人是那么廉颇,也就是说我们还有另外一个人没有找到?”

胖胖点了点头,道:“应该就是这样了,他娘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啊?如果七天之内我们都没死的话,这死的就是我们全部了。”

我很清楚这个制定的是什么意思,于是就说道:“没错,所以说逃避也不是唯一解决问题的办法……甚至是说在某一个程度上,你还得主动出击去找剩下的人,我觉得这件事情最幸运的就是许皇妃和我们联手了,不然光靠你自己的话,这个任务还真的是没有办法完成。”

胖胖严肃的点了点头,然后问我道:“对了,老子一直想问你,但是给忘了,那个许皇妃,到底是一个什么英雄?”

我也不知道,就说道:“可能是……可能是和什么月光有关系的英雄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