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致命游戏>第一百一十八章 公布出去

第一百一十八章 公布出去

本书:致命游戏  |  字数:2280  |  更新时间:

我笑着对胖胖说道:“这种事情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去抗呢?”

我说着就把帽子戴在了头上,并且把帽檐压低,把自己额头的部分全部都遮挡了起来。

胖胖吃惊的看着我,说了一句:“老哥……你这个可是让我有点感动的啊。”

我也戴了一个帽子,这就等于是给这五个在任务中的人多了一个迷惑的对象,让他们不知道我是不是也是任务里的人,不过这样也就意味着,我也会在这个任务里面有危险。

我笑了一下,说道:“你少给我来这一套,我以前吃不上饭的时候,你也帮了我不少次,而且我的任务估计马上也就来了,你这边处理好了,我们也能更好的完成我的任务。”

胖胖也学着我的样子把帽子一戴,并且把额头的部分也给遮挡起来了,对我说道:“老侯同志,我发现你这个人最厉害的地方就在于,不管出了什么样的事情,你都他妈的特别冷静,有时候老子就想把你脑袋给扒开看看,里面到底是装着什么东西,难道是有一个让人冷静的装置吗?出了事情就会自动启动?”

我摆了摆手:“只是经历的过了而已。”

杀人。

如果说有一种东西可以让人的性格快速的转换的话,那这个东西一定是杀人,我最早的脾气也是一个特别窝囊懦弱,遇到一点点的小事情都吓得要命了,而在那天晚上,我亲手用钩子把屠夫刺死了之后,我整个人都变了。

经过了那天的梦境,一切的事情似乎又重新回到了我的脑子里面,我用钩子把屠夫给刺死了,随后我大哭了一场,在哭过之后我突然就冷静了下来,甚至是冷静的十分吓人,我立刻想到了,杀人是犯法的,如果我要是被人知道了我把屠夫杀了,恐怕我就不用过了。

当然了,那个时候的我并没有想太多,比如说我是不是正当防卫,比如说我还没有满足服刑的年龄等等,我所想的就是害怕,我必须要赶快把屠夫的尸体给处理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是我杀了屠夫!

于是我做了一件事情,我先让那个受到惊吓的小女孩回了家,然后一个人拖着屠夫的尸体,在夜晚往我家走着。

我当时脑袋里面唯一想的就是,那一口井!

那一口特别特别深邃的井,那仿佛是通向地狱的井,只要是我把尸体丢在井里面,一切就都结束了!

我也终于想明白了,为什么那天在看到那口井的时候,我的脑袋里面会冒出那么恐惧的想法,就是因为我很清楚的知道井里面有什么东西。

因为那个时候的我太小了,所以我几乎是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才把尸体给拖了回家,并且给扔到了井里面。

当井里面发出一声落水的声音之后,我无力的瘫软在了地上。

我记得当时的我一直这么躺到了后半夜,几乎快要天亮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突然变得这么冷静,总之就是,当时极为冷静的我从地上又站了起来,一个人又走出了家门,去了屠夫的家里面!

当时那么小的我,竟然冷静的想到了,必须要把犯罪的现场给处理一下,不然别人还是能很快的就找到我的身上,于是我回到了屠夫的家里面,把我们碎掉的衣服等等都给捡走了,并且是把带着血迹的脚印用水冲了一遍,然后我拿着一把以前那种大笤帚走出了屠夫的家,把街上我刚才拖着屠夫的尸体,留下来的血迹全都给扫掉了。

以前的地面全都是那种土路,所以很容易就把血迹给卷到土里面就看不清楚了,我也没用多长的时间,就把这些全都处理好了,然后把我当时的衣服和笤帚全都点火给烧掉了,之后就回家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睡觉去了。

这是我记忆中的所有事情,不过我想到这里心里又忍不住开始有了疑问!

不对!这件事情不可能是这样!否则一切都解释不清!这里面必定还有我不知道的隐情!

我以前怎么没有想过这件事情呢?现在一想感觉完全是没有办法解释的,比如说那一具尸体被我丢到井里面之后的事情呢?难道尸体会直接就这么蒸发不见了吗?这肯定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为什么从来就没有人提起过这个事情呢?我的爸爸妈妈没有说,我的邻居也没有说,就好像这个屠夫从来都不存在过一样。

难道那个井真的是有魔力的吗?任何掉入到里面的东西都会直接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就像是我害怕的那个样子?

我不知不觉想了这么多,就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快爆炸了,这个时候胖胖叫了我几声,把我从回忆中给拉了回来,胖胖问我道:“老哥,你想什么呢?怎么他娘的直接不动了?”

我对胖胖说道:“我有一个地方要去……不过我不知道这个地方现在在哪里,先把你的任务给完成再说吧,有机会一定要去找找看。”

胖胖点了点头,道:“行吧,虽然不知道你说的那个地方是那里,不过老子肯定会帮你找的……”

我们两个人戴上帽子之后也敢活动了,也不能一直就这么待在树后面吧,这样反而更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于是我就对胖胖说道:“我们该怎么回去上课就怎么回去上课,不能让别人看出我们的异常来,否则会更危险,还有一点就是……那个廉颇的事情,需要小心一点。”

c正¤》版首C发^

胖胖愣了一下,就问道:“怎么说?”

我认真的琢磨了一下,就对胖胖说道:“你想啊,为什么五个人最后是能存活两个人的?而不是一个人?”

胖胖没有想这个事情,而是说道:“两个人都够可怕的了,难道还要只剩下一个人吗?那样不就等于是把我们往死了逼吗?”

我摇了摇头,说道:“这件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你想啊,如果只能存活一个人的话,那么所有人都站在自己这边,步步为营,但是如果能存活两个人的话,这就等于是给别人提供了一个合作的机会……也就是说这五个人之中,肯定会被分成两个或者是三个阵营,两个人一组,想办法去干掉其他落单的人!你想,如果两个人去杀一个人的话,是不是就容易多了?而且甚至是都有可能不光是两个人分成一组,像我这样的,跟你关系特别好的,不在任务里面的人,也是有可能出现的,所以甚至最后可能会超过五个人,变成那种七八个人的纷争。”

我说到这里,胖胖立刻就说道:“那糟糕了!那个廉颇会不会把我的身份给公布出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